再看穆天子西行發現我的錯誤


曾經粗略統計了下穆天子西行的時間,我認為網上現在很多人研究的一年或著兩年都是錯誤的,但我根據竹書認為的來回十年也是有錯誤的,因為發現其中一些矛盾之處。

首先是竹書記載,穆王十二年對應穆天子傳首頁出發,然後十七年才見西王母,也就是說這一走了五年;然而其後西王母回訪,似乎用了不到一年時間過來。

接著是穆天子傳,從開篇至西王母之邦,忽略空勤甲子來算不到一年時間,回時似乎也不到一年時間,這樣符合大部分人認為的用了一年(321天)或著兩年時間(考慮部分空缺甲子)來回。然後後半有很多紀錄孟季仲這樣的時間點,可以看到很多缺失的甲子,所以其中到底缺少多少甲子也難以考證了。

這樣就有明顯的錯誤,因為穆天子傳中紀錄的西行基本就是往西,中間有小段時間折返,但未回到宗周,東歸也是一直往東,如果按照這個來,那麼竹書的紀錄就是錯誤的;如果竹書紀錄正確,那麼穆天子傳的時間線就是錯誤的。

此外就是歷史事件紀錄,開篇西行還算正確,東歸時候跟竹書的事件就對應不上,比如卷五開頭丁丑對應的是十五年留昆氏來朝;到了甲寅對應十四年五月;辛丑是十四年冬月;再下面估計缺失的是甲辰(季秋),對應十六年霍侯舊吿斃;卷六的甲戌則對應十五年春作重璧台。

如果排除這些矛盾的紀錄,那麼我認為用了十年才會接近正確紀錄,具體的路線依舊如我之前的猜想,穆天子代表的是周朝,來自墨西哥灣跟非洲一帶;西王母代表了商朝,岡仁波齊就是崑崙丘,舂山就是喜馬拉雅山脈(不一定是現今的最高峰);而我們一直找不到的夏朝,其實是伊拉克或伊朗一帶的兩河流域。而西王母之邦應該在四川湖南西安之間,這也符合秦能得益九天玄女並定都咸陽的條件。

當然還有一個前提問題就是,他們紀錄的里程是直線距離還是行走距離,如果是行走距離,則跟一些學者研究的穆天子還沒走出國門或是在阿拉伯一帶近似;但若是直線距離,則必然在國外。不過其中依然有誤,在紀錄里程的時候算了三條線的里程,如上圖。而紀錄中也沒有兵分兩路的走法,所以,繼續研究吧。

我們難以對夏商周斷代,主要原因就是我們找錯了,現在的那些所謂證據也不過是當時曾經的一個小村落罷了。周朝商朝都有人祭的紀錄和證據,因為穆天子西王母他們是恐龍,本就是吃人的。

我這麼認為是因為,中國古籍如易經山海經穆天子傳等記載的是世界文明,從秦亡斷開後,漢朝幾乎無人知曉世界形式,所以史記所記才是中國歷史,其中夾雜了一些道聽塗說的世界歷史,而因為一些山地名稱使用了通用的比如我們現今的建設路建國路之類,所以誤導了此後的學者了解真相,而司馬遷也不敢言山海經之鬼怪。

因為如此,後世整理丕準所盜墓之竹簡才有了一些錯誤偏差,估計其中一些散亂的竹簡並未按準確的順序排列,所以導致了紀錄錯誤的情況。不過如今誰也不得見竹簡原本,除非另有古墓能存世而得,不然真相只能意會了。

十八日月 于 2018年十二月25日週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